1196927540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您現在的位置:逸典文化網 > 逸品文化院 > 藝術名家 >
沙溢
作者:    

沙溢曾說過:“演員一定要不斷改變自己,每一次改變,就像獲得一次重生。我特別害怕總演一種人,一種狀態,那樣創作力會枯竭,會變得匠氣。”

 

從《上錯花轎嫁對郎》到《炊事班的故事》,從《武林外傳》到《血戰長空》……在不同的劇目中沙溢自如地揮灑他的表演才能。最近,他以一部《滲透》完美轉身,詮釋出一個完全不一樣的演員沙溢。

長影邊長大的小伙兒 

出生于長春的沙溢有著一個夢想, 那便是成為一名演員。從小就住在長春電影制片廠對面, 從家里的陽臺上就能看到制片廠的布景。父母都是評劇演員, 小時候的沙溢學吹薩克斯, 后來又學習作曲。“ 我這個人,樂器沒學成就學作曲了,學作曲又沒學到頭就又去演戲了。”最終, 沙溢明確走上表演這條路, 是在報考軍藝前的一個月。他冒著損害健康的風險,3 0 天減肥4 0 斤, 從一個1 8 0 斤的胖小子, 活活餓成了少年老成的“滄桑”男子。當年這一“咬牙”,成就了他在校期間的一連串“輝煌”, 以專業課第一的成績考入軍藝, 以滿分成績畢業, 大學時候充滿希冀地規劃著自己未來的藍圖,畢業之后卻馬上嘗到了“不容易”的滋味。甚至畢業后的迷茫使他最長有將近三個月沒和人說過話,也不怎么出門。 

  

“我的感覺就是只要讓我干上這行就行, 哪怕我將來默默無聞一輩子都無所謂。剛入大學時老師也跟我們說, 別只看賊吃肉沒看賊挨打, 做演員不是那么容易的。當時我以專業課第一名的成績考入中國人民解放軍藝術學院。在那一屆同學中,我又是第一個出演了膠片電影男一號的人。當我又以專業成績第一名從軍藝畢業時,我幼稚地認為自己‘輝煌’的演藝事業即將開始了。但真正踏入社會后,我連續塑造了幾個很失敗的角色, 自信蕩然無存。某天, 我直挺挺躺在床上, 望著天花板數綿羊。父親曾經對我說過的‘男人,不要賭氣,要賭就賭志!真正的男人,不要有傲氣, 但要有傲骨!’這兩句話,冒出來縈繞在我的腦海里。我從床上一躍而起, 拉開燈,拿出劇本,對著鏡子開始反復練習。我這輩子就想當演員,我要用一生的時間去‘賭’,我想我遲早能成為一個合格的演員。”沙溢笑言。 

“炊事班”里故事多 

沙溢的演藝低沉期出現了一個意外的轉機: 那個時候,《炊事班的故事》中別的演員檔期出了問題, 這或許就是上天賜予沙溢展現自己實力的一次機會。沙溢說:“當時我沒演過喜劇,也從沒把喜劇當回事兒。剛開始拍《炊事班的故事》的時候,我覺得演戲怎么能這樣呢?太夸張了! 甚至有排斥的心理,特別困惑,懷疑自己是不是不會演戲了。因為喜劇和正劇之間差別確實很大,我轉不過來,突然之間覺得自己白學了。尚敬導演、周曉斌、毛孩他們花了很長時間,手把手教我,我才漸漸找到了感覺和自己的位置。這是一個自我的蛻變過程,好比一個蠶蛹掙破了繭變成了蝴蝶飛向天空,過程很痛苦,但是結局很美好。其中的轉變是說不清楚的, 是自己的感受與表演分寸和尺度問題,心里的感受外化為表現,說不清楚, 你只有去做出來。” 通過《炊事班的故事》, 沙溢也建立了和尚敬之后長達五六年的合作。

2006年,一部時尚搞笑的古裝武俠劇《武林外傳》,在全國各個大小電視臺“不厭其煩”地輪番播出,收視率仍居高不下。讓在劇中飾演男一號“白展堂”的實力派演員沙溢也隨著這部劇的熱播而聲名鵲起。沙溢憑借“葵花點穴手”這一經典招式和精辟的無厘頭語言成為了熒屏當紅人物。沙溢說:“白展堂是個男人,他有男人的那種成熟的責任感。當客棧遇到事情,他出面撐著、出主意;當佟湘玉遇到困難,他一馬當先沖在最前面。” 

《武林外傳》開拍之前,沙溢就不停和編劇探討這個角色,他覺得白展堂就應該是那種該男人時男人,該幽默時幽默,該正經時正經,該搞笑時搞笑,該擔責任的時候,就勇敢地站出來擔當重任的“大俠型”的男人。 

或許是白展堂這個角色太過于深入人心,這給沙溢以后的演藝生涯也造成了一些困惑和局限。為了不讓觀眾形成固定的認知,《武林外傳》之后沙溢一直不斷在塑造新的角色。 

《武林外傳》在沙溢身上留下了太深的烙印,但他相信自己不是一個只會演喜劇的人,“只要不斷創作新的、好的角色,觀眾就會認可我的更多面”。于是,在《新上海灘》里,他是愛國巡捕陳翰林;在《青盲》里,他是一個每天都受到內心煎熬和靈魂掙扎的人;在電視劇《血戰長空》中,他留著胡渣,是一個空軍英雄,盡顯男兒本色;而在《王的盛宴》里他是決定成敗的蕭何…… 

對于角色的不斷轉變,沙溢說他并沒有進行刻意改變,他覺得演員的變化不僅僅在于外形留了胡子或是什么,更多的是內在的心態轉變。與其說是擺脫以前的形象,更應該在什么年齡做什么事兒。于是乎,我們在《滲透》中看到了一個很不一樣的沙溢:許忠義,作為一個在軍統內部不受待見的“loser”(失敗者),有著一套獨特的生存智慧——善于察言觀色,把軍統內部各色人等的心思、喜好乃至私生活弄個門清兒,成了見人點頭哈腰,誰都不得罪的“軍統店小二”。被共產黨人感召后,八面玲瓏的他施展其“經濟奇才”,在軍統內部長袖善舞,左右逢源,成為一把插入敵人心臟的“軟刀子”,是個更具小人物氣息的諜戰人物。“從《滲透》開始,我真真正正地開始演正劇當中的喜劇人物。我覺得這才是我事業的再一個起點,也是《武林外傳》之后的再出發。”

              
   

其實沙溢很好靜 

戲里的沙溢是“百變多面手”, 生活中的沙溢也不乏才藝,因為從小受父母熏陶,酷愛音樂,在沙溢年幼的時候還吹了長達8 年的薩克斯管兒,這項特長還讓他順利地考上了吉林省藝術學院,并使他接觸到作曲等更多的音樂專業知識,開始了他與音樂的不解之緣。 

此外, 別看沙溢在喜劇《武林外傳》中特活躍、特貧,但沙溢介紹自己其實完全不是那種特鬧的人,“我生活中并不是一個好玩的人,因為我不是給人‘玩’的。”說完這句,他也大笑起來,看得出,“貧”這一特點,至少是他的一個潛在特質,“其實我很好靜”。

   沙溢指的“好靜”,不是那種喜歡把自己關在屋子里的靜,他更喜歡走出去,和自然進行接觸。他說:“沒事的時候,我喜歡自己開著車,找一個有山有水的地方,而且還要專趕沒人的時候。要么是和朋友一起,跑跑香山什么的;要么就自己一個人,在天氣不太熱的6 月或者是9 月,跑去青島,鋪塊毯子,躺在上面,泡杯茶、拿本書,感覺特別舒服
    

除了好靜,沙溢還是一個特別討厭離別的人,“人家都說女孩子才會想家,我作為一個演員,常年走南闖北,照理說早該習慣了這樣漂泊不定的生活,但是每次離開家,我仍然會特別不適應,一般要五六天才能漸漸緩過勁兒來。而當我在劇組和大家熟悉之后,再經過一兩個月的合作,我又會把自己的根扎到這個組里,解散的時候特別不舍。我對這樣的狀況完全沒辦法,偏偏我這樣的職業,又老是要做這樣的事,總是重新認識一堆人。” 

近期,沙溢與梁靜等聯合主演的大型都市情感輕喜劇《我的博士老公》也將與觀眾見面。它是中國首部以當代商品經濟沖擊潮下的大學校園為背景的電視巨制,可謂是當代版《圍城》。對于該戲,沙溢這樣介紹,“此劇以現實生活為原型,雖然主人公是博士, 但講述的故事卻都是普通人經常會遭遇的情況,用一件件生活瑣事展現出當代人的生存狀態,樸素而深刻,平實而真誠。并且在風格上輕松幽默不失溫情,劇情緊湊,富有生活節奏感, 各種人物都很有行業和身份上的代表性。臺詞既有搞笑的一面,但又不乏樸素的人生道理,可以讓觀眾在笑與淚之中感受到生活的本真。”
 
采訪手記:
看過很多遍《武林外傳》,但每次看都會發自內心地笑出聲來, 劇情或許荒誕,可就是這些“小市民”日常生活中所展現出的苦辣酸甜,才是其中真正值得在心中不斷流轉的味道!如今的白展堂在我眼中已經不再單純是“老白”,他是許忠義,亦是蕭何!

相關文章

關于我們

《文化吉林》是一本以反映吉林省地域性傳統文化為主打,樹立"傳承梳理重口味的 可讀性"風格。其立足于挖掘吉林省內傳統經典或是民間文化[2] 藝術形式,培育民 間藝術潛在市場,推介吉林文化名人,展示吉林文化風采。立足于吉林省,輻射半徑 逐漸擴張,并逐漸覆蓋全國。

長春整形 長春中妍美容醫院 長春奧拉克美容醫院 吉林中妍整形美容醫院 長春整形醫院 長春哪家整形醫院好 吉林整形醫院哪家好

文化吉林官網二維碼

友情鏈接: 長春商報 中國·長白山 吉林省新聞出版廣電

Copyright @ 2002-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吉ICP備15006923號-1
大神棋牌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