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6927540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您現在的位置:逸典文化網 > 逸品文化院 > 藝術名家 >
陳燮陽
用畢生精力將中國交響樂推向
作者:    

陳燮陽


著名指揮家。上海音樂學院畢業后,曾任上海芭蕾舞團管弦樂隊常任指揮。1982年他應邀在美國阿思本音樂節指揮音樂節樂團,大獲成功。1984年出任上海交響樂團團長。1985年以來,陳燮陽先后赴蘇聯、意大利、美國、英國、瑞士、韓國等地指揮本團或當地著名樂團舉辦音樂會,均受盛贊。其指揮的小提琴協奏曲《梁祝》獲1989年中國唱片社頒發的金唱片獎,2008年榮獲第六屆中國金唱片獎評委會(指揮)特別獎。
 
  陳燮陽的公眾知名度來自上世紀70年代,芭蕾舞劇《白毛女》、《紅色娘子軍》使他的指揮才華顯現并贏得了全國性聲譽。樂壇上的陳燮陽真像一團火,雄獅般的長發激情飛揚,超長的兩臂揮灑浪漫。而生活中的陳燮陽,一身便裝,輕松敏捷,溫暖平和。鏡片后面微笑的眼睛閃爍著透明和真誠。
這位年過七旬的指揮家,雄獅般的長發為一個夢想而燃燒——用畢生精力把中國交響樂推向世界。
 
長臂揮處樂聲起
 
  陳燮陽的父親陳蝶衣是一代詞作家,上世紀二三十年代上海灘娛樂圈響當當的人物,《鳳凰于飛》、《南屏晚鐘》、《情人的眼淚》等許多紅極一時的流行歌曲均出自他手。母親朱銘慶出身書香門第,是一位戲曲愛好者,尤喜昆曲、京劇。

  陳燮陽的音樂人生路上,最關鍵的一步,是牽著姐姐的手跨過來的。

  陳幼年在江蘇常州武進長大。12歲,慈母去世、父親遠走香港,陳燮陽只能回到武進鄉下祖父祖母身邊。姐姐大他6歲,和媽媽一樣愛唱歌,解放后報名參加了部隊文工團。從朝鮮戰場回來后,調到現在的南京軍區前線歌舞團。

  1953年,上海音樂學院附中一則招生啟事改變了陳燮陽的命運。招生啟事中“學校提供學費和助學金”這一條讓姐姐動了心。在姐姐的陪同下,陳燮陽到上海來應考,因超齡差一點被拒絕報名。也許是姐姐的真誠、陳燮陽的靈氣讓考官們動了心,時任附中校長的是著名音樂家賀綠汀的夫人姜瑞芝,出于對人才的愛惜,破格同意讓陳燮陽試一試,結果這一試讓老師們發現了這位有點土氣的孩子,果然有著非同尋常的音樂潛質。陳燮陽以第一名的成績被錄取,從此邁入音樂殿堂。

  有一次姐姐出差路過上海,時間匆忙來不及和弟弟說話,便跑到學校找到了教室,站在窗戶外面偷偷看著里面在上課的弟弟。午后暖暖的陽光透過窗戶,灑在鑲著大鏡子、擺著鋼琴的大教室里,只見3位老師在給陳燮陽一個人上課,望著這一幕,姐姐哭了,她從弟弟身上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幸福。

  1960年,陳燮陽升入上海音樂學院本科指揮系,師從俄羅斯學派的黃曉同教授。作為早期弟子,陳燮陽給黃曉同的印象是“特別好學”,悟性也較強,即便有時候自己生病在家,陳燮陽也會不失時機地“纏”住他求教。

  30多年前的一次音樂會前,應邀執棒的黃曉同突然病倒,還是在校大學生的陳燮陽,被老師推薦給專業樂團“救場”并一鳴驚人,由此邁出了作為職業指揮的第一步。

  1965年,陳燮陽從上海音樂學院畢業后進入上海芭蕾舞團,任管弦樂隊常任指揮。在最初的從藝經歷中,芭蕾舞劇《白毛女》的創作演出,使其主要指揮之一陳燮陽有了用武之地。這部芭蕾舞劇成為他指揮生涯中一塊最厚重的奠基石。

《白毛女》讓他在文化大革命的過程中得以繼續從事藝術工作而不至于荒疏,并結識了身為京劇演員的妻子王健英。而且,“沒有這段經歷,不可能練就對舞蹈音樂的節奏感的把握,也不可能體會到那種奔放的激情。”在日后的指揮臺上,觀眾們都能從他的指揮動作中看到這種“節奏感”和“激情”的釋放。

常年在國內外各地進行巡回演出的陳燮陽對中國交響樂當前的發展狀況也有著自己的看法,“全國交響樂整體上發展勢頭很好,不過也呈現出不平衡的一些特性,有些地方發展較迅速,而有些地方發展則較滯后,發展滯后的地方就需要當地各方面的支持與建設了。”
 
揮出一片艷陽天
 
  八十年代初,陳燮陽赴美考察,在耶魯大學師從奧托·穆勒進修指揮課,在指揮紐約現代管弦樂團的一次演出中,他選擇了中國芭蕾舞曲《魂》,觀眾們站起來長時間鼓掌,驚贊不已,而這段來自中國的舞曲也撥動了他思鄉的神經,他很快回到中國。

  回國后,年富力強的陳燮陽開始擔任上海交響樂團的指揮,他將主要精力放在交響樂指揮上,同時并未斷開與民族音樂的聯系。與大多數中國指揮家一樣,他也有一個“讓中國的音樂傳遍世界各地”的夢,這夢里有兩個音符,一個是中國交響樂,一個是中國民樂。



  大概沒有人能像陳燮陽這樣“中西兼顧”了。在他的眼里,中國民樂與外國音樂的“味道”差別很大,輕、響、快、慢的節奏不同,而傳統民樂的獨特韻味更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他從小接觸戲曲,拉二胡。早在美留學期間,陳燮陽就指揮過譚盾等作曲家的作品。1989年年底,他離開上海交響樂團后,曾在香港中樂團擔任客席指揮,一直到1991年才重回上海交響樂團。

民樂的現代化對中國音樂人來說是一個重要的話題,涉及作曲、演奏、樂器和樂隊編制等多方面因素。對陳燮陽來說,在表面上套用西方現代作曲技巧、西方交響樂模式還遠遠不夠。“交響樂可以說是外來藝術,主要發源地是歐洲。我們只不過是借鑒這種藝術形式,中國作為世界上的藝術大國,必須擁有這門對提高人們文化素養有很大幫助的藝術。其中我國很多優秀的作曲家也創作了很多自己的作品,通過這些作品能夠讓人們了解中國的文化和歷史,讓人們欣賞。”

陳燮陽除了嘗試對經典的傳統民樂作品進行新一輪闡釋,還十分注意排演一些優秀的當代民樂作品。他開始越來越多地開始考慮如何讓中國的民樂走向國際。民樂的現代化是一項系統工程,它要求改編者深諳作曲、演奏、樂器和樂隊編制。

 
用指揮棒書寫中國當代音樂史
 
1998年的春節,陳燮陽指揮下的中央民族樂團在奧地利實現了“破冰之旅”,他們首次將二胡、琵琶、嗩吶、古箏、笛子等中國民族樂器介紹給歐洲觀眾,拉開了維也納金色大廳“中國春節民族音樂會”的序幕,奧地利的觀眾雖然沒有中國樂器的欣賞經驗,但長期受到高雅音樂的熏陶,他們也很快被這些聞所未聞的東方樂器迷住了。

“中國交響樂發展中最重要的就是培養人才,通過專業的音樂學院進行人才的培養,培養專業的演奏家,來支持文藝院團、交響樂團的建設。還要吸引國內外優秀人才進行演出和指導訓練。”陳燮陽如是說。

陳燮陽的創作思路與視野愈加開闊,甚至將港臺流行歌曲也吸納進來,比如將臺灣藝人周杰倫的作品《菊花臺》改編成民樂作品,由管弦交響樂隊演奏。在帶給人美的享受同時,這簡直比周杰倫宋祖英的“英倫組合”更叫人詫異。



中西方音樂在相互借鑒、相互融合中不斷向前發展。對于交響樂團的指揮家的培養問題,陳燮陽也有著自己的觀點,“指揮家的培養較為復雜,一名合格的指揮家所要求具備的素質較全面,起碼要精通一門樂器。還要掌握全面的作曲知識,了解各種樂器的性能以及指揮的技術,另外還要具備相當的組織才能。只有這樣,我認為才能算是一名合格的指揮家。”

在日常的生活中,除了在國內外各地進行指揮演出之外,陳燮陽還喜歡通過書報雜志與電視新聞來了解身邊的大小事件。對于長春這座城市也并不陌生。“我去年的時候就已經來過長春進行一次指揮演出了,所以對長春這座城市很親切,長春夏季的天氣讓人感覺很舒服。也可以看出長春這座城市在不斷發展與建設中,這次來到長春,希望能讓更多的長春朋友欣賞到交響樂這門藝術。”


 
  每次陳燮陽一出場,他煽動性的指揮方式仿佛向人群中拋出了一枚火種,瞬間就把大家點燃了。

  指揮大師李德倫曾對他的節奏感、速度感以及指揮中顯現出來的獨特氣質給予了高度評價:“他是我國當代最有才華的指揮家之一。”

相關文章

關于我們

《文化吉林》是一本以反映吉林省地域性傳統文化為主打,樹立"傳承梳理重口味的 可讀性"風格。其立足于挖掘吉林省內傳統經典或是民間文化[2] 藝術形式,培育民 間藝術潛在市場,推介吉林文化名人,展示吉林文化風采。立足于吉林省,輻射半徑 逐漸擴張,并逐漸覆蓋全國。

長春整形 長春中妍美容醫院 長春奧拉克美容醫院 吉林中妍整形美容醫院 長春整形醫院 長春哪家整形醫院好 吉林整形醫院哪家好

文化吉林官網二維碼

友情鏈接: 長春商報 中國·長白山 吉林省新聞出版廣電

Copyright @ 2002-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吉ICP備15006923號-1
大神棋牌系列